Search
  • CaLight Bear

蝶飛追憶尋夢



午夜夢迴,意識朦朧間,夢中的一切似遠還近,如真似幻,想記下甚麼,卻茫無頭緒。也許醒後留下的,是三分之一的記憶。本地藝術家Jack Lee以一系列數碼水彩畫,配上輕柔的線條、淡淡的色彩,帶領觀眾重臨夢境,追尋「忘了.1/3的記憶」。


在這系列畫作中,隨處可見魚、蝴蝶、花的身影。魚躍蝶飛,蝶飛花舞。然而,魚實非魚,蝶實非蝶,花實非花;因為魚會在森林中飛舞,蝴蝶會築成河流,花會發出幽微的光。天馬行空的想像、荒誕不經的情節,正是夢境的構成元素。夢中一切虛實難分,但「虛」正是「實」之所在:荒誕才是常態,不自然才合乎自然。


打開門後,名叫〈Pisces〉的畫乍入視線。畫中少女頭上套着金魚缸,如同戴上太空氧氣罩般。她左肩旁的金魚卻脫離魚缸,浮游在半空中。少女和金魚,顯然就是畫題所指的「雙魚」。金魚是鯽魚經人工培養而成的變種,假若離開魚缸,放歸自然,反而無法生存。諷刺的是,金魚回歸自然竟變成違反自然的事。金魚因人類的慾望而被扭曲本性,與自然隔離,一生困在魚缸中而不自知。


但在睡夢中,金魚脫離桎梏,回歸自然,一嘗自由的滋味。夢突破時空限制,顛覆常理邏輯,把一切不可能化成可能。另一邊廂,少女雙手緊抓着缸身,似乎想掙脫魚缸的束縛。她斜睨望着金魚,神情哀傷。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或許眼前的金魚只是她想像的投影。現實世界有太多無形的枷鎖,擺脫不了,唯有在夢中尋求解脫。


〈Pisces〉:頭上套着魚缸的少女斜睨金魚


〈Memories〉:少女與魚兒結伴漫步森林


昔日莊周夢蝶,渾然忘我,分不清自己是周是蝶;探索真實與虛幻間,他悟得人生如夢之道。〈Lost〉一畫中,也見天人合一的境界。魚兒、少女、蝴蝶三者分別來自海、陸、空,此刻卻在同一片花海中遨遊,互相融和協調,淡化物種間的界線。現實生活中,城市發展把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切割,而在夢中,兩者得以重修舊好。


梁祝死後化成蝴蝶,拍翼輕飛,讓靈魂超脫,迎向自由。蝴蝶破蛹而出,軀體死亡之時,正是靈魂解脫之時。蛹如現實世界,蝴蝶則如精神世界。現實世界也許並不美麗,甚至荒謬絕倫,但在精神世界中,就如夢,荒誕可以化成美麗。活在荒誕中,要懂得做夢,讓荒誕對抗荒誕。


〈Lost〉:魚兒與花蝶共舞,少女迷失其中


〈Dance〉:少女與蝴蝶同在花間中翩翩起舞


#dream #memory

© CaLight Bear 2020

  • Instagram - Black Circle